苏子熹

这里苏子熹

温柔可爱的妹子一枚(x)
欢迎戳私勾搭(*/ω\*)

叶吹
朱一龙/白宇吹
priest吹
↑以上底线

常弧
辣鸡文手一只
文章最好别转载
谢谢配合

长期扩列o(*////▽////*)q
企鹅号:1603297083

有点话废,但还是期待与你相遇。

新下了wps。

想字数统计,顺便保存。

然后。

它就吞了我文。

我没备份啊呜呜呜。

难道是我文ooc到wps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吗?

暴风哭泣。

【叶橙】心之所向

“一起吃饭?”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叶修看了好久。
手边的烟转了又转,然后点燃。
尼古丁的味道没有由来地让人平静。
他伸手揉了把乱糟糟的头发,白得透明的指悬在键盘上良久,才缓慢地,几乎侮辱了职业选手手速地,打下了回答。
“抱歉。”
没有回应。
 
 
  
  
叶修是跟她相亲认识的。
叶妈妈催得紧,叶修离家出走过,骨子里的那点叛逆早被时间洗刷得一干二净,他禁住了威逼利诱,却在叶妈妈两滴眼泪里缴械投降。
到底还是去了。
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娇小。
  
  
  
  
实在是有点小。
一双眼睛看人时忍不住有些孩子般地好奇,干净清澈,是被保护的很好的模样。
不知怎么,叶修在见到她的第一瞬间,想起了苏沐橙。
第一次见到苏沐橙时,小姑娘躲在层叠的人群里,一双眼睛盯着他,毫不掩饰的好奇。
甚至在感受到他的视线时,对他弯了弯眼。
  
  
  
  
叶修忍不住心软,应酬似的笑意里多了几分真心。
“你好。叶修。”
她歪歪头,轻声细语地说:“你好。”
声音很甜,奶糖似的。
  
  
  
  
一来一往,滴水不漏。
叶修敏锐地不留暧昧。
   
  
  
  
最后的最后,她垂下头,有些遗憾地告别。
叶修微笑,也轻声道别。
  
  
  
 
回忆戛然而止。
苏沐橙从楼上下来,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
下一秒,她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伸出手在神游的叶修面前晃了两晃。
叶修回神,茫茫然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反应过来的叶修哭笑不得,无奈地伸手刮了刮她鼻子。
“怎么这么皮。”
小姑娘不服:“明明是你太专注啊。”
  
 
 
 
叶修挑眉,瞧着她。
“长脾气了哈。”
她摇头晃脑,老神在在地说:“叶修同志,有女朋友也不能这样平白污人清白呀。”
叶修被她逗乐了,也学着她的模样,“哪里来的算命先生,这样污蔑哥。”
   
  
  
  
苏沐橙伸手一指,斯条慢理地分析:“你看。安安,肯定不可能是男的,那就是女孩子。再加上联盟里的姑娘我差不多都多少知道一点,但这个安安我从来没听说过。你又不怎么加小姐姐,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你暗度陈仓啦。”
   
   
  
  
叶修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烟,点上。两条长腿交叠,颇有兴趣地听小姑娘扯淡。
等到苏沐橙结束了她的长篇大论后,叶修递给她杯水,慢慢悠悠地说:“万一是联盟里哪个人的小号呢?”
   
  
  
  
小姑娘喝了口水,闻言挑眉,似笑非笑地说:“你不会要告诉我这是黄少天为了找你PK特意创的马甲?”
  
  
  
  
男人颔首:“说不定呢。”
   
  
  
  
苏沐橙轻轻巧巧地蹦跶到电脑屏幕前,呵呵笑:“黄少天听了想打人。”
末了,小姑娘补了句:“没想到啊叶修,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革命。”
   
 
 
  
叶修忍俊不禁,抬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
“不闹了。这就是前两天我妈介绍的一姑娘。”
苏沐橙眼神不受控制地有些黯淡,于是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活泼。
“那挺好啊。看形式她也挺喜欢你啊。”
    
  
  
  
叶修装模作样地叹口气,“是挺好。但是心有所属了。”
苏沐橙转头,心底里蔓延出开心,阴暗却实实在在的快乐。
她伸手,轻轻拍了拍男人的头。
“安慰安慰你。”
   
  
   
   
叶修:“……”
他的姑娘,可能有点傻。
   
   
  
  
叶修屈指一弹她额头。
“我说我心有所属了。”
一颗心满满当当地,装着我面前的小姑娘啊。
  
  
  
   
苏沐橙在叶修希冀的目光下几乎要落荒而逃。
“我上楼叫果果。”
叶修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小姑娘指尖发了烫,从叶修掌心里挣脱。
男人认认真真地看着她,试探着开口:“沐橙,我喜欢你。”
  
  
  
  
苏沐橙心里温热。
她是喜欢叶修的。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她几乎有些诚惶诚恐了。
   
  
  
  
在年少无知时,小姑娘就开始了小心翼翼。
她试过有上顿没下顿,也有过和哥哥住在鱼龙混杂的出租屋里的经历。
虽然和哥哥一起生活是幸福的。但小姑娘还是不自觉地胆怯。
现在日子好多了。哥哥却不在了。
她依旧像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活,多年来的习惯让她对一句承诺都瞻前顾后。
尽管她也不知道前和后分别是什么。
尽管只是一句普通不过的喜欢。
  
   
  
  
叶修虽看上去大大咧咧,心思却是再细不过的。
他知道苏沐橙的顾虑。
   
   
  
   
他轻轻牵起小姑娘的手,露出了一个笑。
“喜不喜欢总还是要给我个交代的。不然我在这儿牵肠挂肚的。多惨。是不是。”
哄孩子的语气。样子几乎是无赖的。
    
   
   
   
苏沐橙没有挣脱,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
还是平常俏皮的模样。
她轻轻地开口:“我……我也是。”
   
   
  
  
  
叶修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不自觉笑得宠溺。
多好啊。他想。
他们可以在阳光下牵手,光明正大地打情侣任务,等到时机成熟了可以去扯证。
这样的未来,即使流水账一样的过日子,也很好。
他不自觉地开始规划未来。
  
  
  
   
只要能跟小姑娘一起,不管怎么,都是好的。
有沐橙,有荣耀。
这就是他的心之所向。
 
  
  
  
【end】
 
  
 
点文写一半了,哇咔咔。
来个小短篇。
悄咪咪求波小红心小蓝手,有评论就更好啦!(。)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哇o(*////▽////*)q

【然韵】真相是假

刘昊然X谭松韵。
圈地自萌。
严重ooc
文笔辣鸡

初夏,夜风吹散了白日残余的暑气,渐渐露出凉意弥漫的本性来。
谭松韵朝着大海眺望,思维漫无边际地分散。
两年了啊。她想。
   
   
   
她还记得网剧开拍时腼腆害羞的少年站在她面前,高高的个子完完全全地遮住了她,轻声唤她姐姐。
姐姐,姐姐。
  
   
   
故事如果从这儿结束,大概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爱而不得。
爱而不得。
轻描淡写的四个字,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多么难过多么悲伤。
   
   
   
很快。他们熟识了。
刘昊然不肯再喊她姐姐,而是执着地一遍一遍地唤着松韵。好像这样就能有什么不同似的。
谭松韵起先还佯装生气,后来就随他去了。
   
   
   
少年不复初见时的腼腆,越发显出活泼爱闹的本质来。
他喜欢揉谭松韵的头发,服服帖帖的发型总是被他揉得一团糟。
喜欢看她小脸皱成一团,像个小核桃,然后大笑不止。
偶然出现的孩子气,更是可爱到骨子里。
当谭松韵察觉时,早已泥足深陷。
  
      
  
回忆在这里被掐断。
谭松韵抬头,不复岁月的少年静静地望着她,徒劳地张了张嘴。
他清了清嗓子,艰难地吐出支离破碎的两个字:“松......韵?”
  
  
   
谭松韵眯眼,几乎要笑出声来。
从熟识到陌路,只需要两年。
  
  
  
她无可抑制地想起分手那天。
她躲在房间里,一条又一条地浏览粉丝们的留言。
他的与她的,掐得激烈。
难过突然漫上来,她蜷缩在床边,凭着本能打通了他的电话。
她累了,想对他说分手。
电话通了,她哑着嗓子,说:“刘昊然。”
那头的少年声音满满都是疲惫。
他说:“松韵。我们分手吧。”
  
  
  
谭松韵微愣,而后笑了。
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别的什么。
心有灵犀。
去他妈的心有灵犀。
  
   
  
她终究还是应了。
然后挂掉,自己哭得像个傻子。
不是如意了吗。那你哭什么。
她一遍遍反问。
一遍遍落泪。
  
  
   
“你还好吗。”
谭松韵突然出声,打破了尴尬。
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调。
   
  
   
少年垂下眼,目光落到很远的地方。
“很好。”他说。
  
  
  
“我也很好。”
我们都很好。在没有彼此的生活中。
  
  
  
她朝他摆摆手,转身离开。
决绝又无奈。
  
  
  
相爱太难。只能相忘。
少年人善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故事中,耿耿余淮还有可能。
而他和她,只能成为真相是假。
  
  
  
【end】
 
  
 

年级前三。
祝我好运。
加油!

随缘点文

开个点文。

cp:叶橙,白苏,长顾,狄白。

就不打tag了。

小可爱们最好带梗呀。

车也可以,只要不嫌弃我车技差。

下周期中考,许愿年级前五!
嘛,如果进了的话就把写过的现在喜欢的cp都写一遍或者开个点文吧。

【叶橙】分手梗

烂俗情节
严重ooc
文笔辣鸡
 
  
  
第三次了。
苏沐橙微微偏头,瞥到身后人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心里暗暗计了数,心想等到第四次时就止步,与他好好谈谈。
她略略垂下头,长而翘的睫遮住她眼底翻涌的情绪,就这样看似无悲无喜地拐进了熟悉的巷子。
   
   
   
她一步一步地踏过青石板路,静默地听着一声声因步伐发出的微弱的响声。
 
  
  
曾经,曾经。
身旁的人是一生的欢喜,长长的巷子转瞬到头,眼弯成了小小的月牙,盈着落日的笑意,......与他。
他指尖微凉,仿佛永远暖不热似的。眼角眉梢却挂着早春欲化的雪,扑簌簌地落下,满溢着难得一见的温柔。
就算有时嘲讽,也是缓和的语气,宠溺的模样。

 
  
苏沐橙怔愣,如今物是人非。
她从不知道,这个巷子会那么长。
就像她不知道,一个人的路途,是多么难过一样。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苏沐橙想啊想,始终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和叶修疏远的。
是从越来越重的学业开始,还是从分班后渐行渐远的道路开始?这一切都无从知晓。
   
  
   
只是她知道,一个醉酒的晚上,她在路灯下,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苏沐橙等了很久,叶修才接起电话。
  
  
   
叶修声音略略低沉,还带着浅浅的慵懒,约莫是刚刚醒来。
“喂,沐橙。有事吗?”
  
   
   
酒气上了头,昏昏沉沉。
她靠在路灯杆上,第一滴泪珠忍不住滑落,像是一声号角,接二连三的泪掉落。
她哽咽着说:“叶修,我们分手吧。”
自以为是的爱情,自以为是的分手。
最终还是落了个首尾呼应。
她在寒风中颓废地哭了个凄凄惨惨。
  
   
   
汹涌而来的回忆,惊醒的,不知是谁家少女。
苏沐橙自嘲地勾起唇,酒后做的傻事,虽然后悔,却依然无可奈何。
  
   
    
屋檐水落,晨光浮沉。
少年出现面前,一双眼微微弯,指尖是温热的奶茶。
“原谅你了。只是下次不许再说分手了,哥岂是你说分就分的?”
“还没说完就挂电话,真是惯坏了。”
叶修不满地说,只是少年的眸里映满了星辰,独属于他的。
 
  
   
苏沐橙微微低下头,遮掩自己微红的眼圈和微扬的嘴角。
“嗯,不会了。”

【end】
 
 
 
啊,感觉沐沐被我写崩了。
明天考试,叶橙给予我力量吧!!!

啊有没有小天使愿意来扩列啊?
  
这里苏子熹,主混全职狐妖原耽。
  
杂食党,什么都能吃得下去。
  
全职主皮叶修,cp不限。
  
狐妖主白苏。
 
原耽特别爱p大,骨灰粉一枚。
  
QQ:1603297083
 
来扩啊,可以宠哒!
 
嘛,谢谢小天使啦ww

【长庚】伊人醉后续 婴儿车

首次上路,请多担待ww
ooc到没边儿了
文笔辣鸡
前篇 http://1603297083.lofter.com/post/1eb29aba_126b224f
 
  
  
长庚眼神一暗,俯下头,齿间轻轻啃噬顾昀的耳垂,继而牙关微松,舌尖细细舔舐被刚才咬出的浅浅牙印。
一阵酥酥麻麻的痒。
 
  
     
那醉鬼一偏头,“痒。”
长庚笑,目光深邃:“义父。”
顾昀似梦非梦地睁开了一双桃花眼,从鼻子里应了一声。
长眉微蹙,约莫是被吵醒的不悦。
  
  
  
须臾,他抬手,骨节分明的指拍了拍长庚的头,“乖。”
长庚眉尖一挑,吻上小义父打了结的眉心。
“若是我偏不乖呢?”

  
  
细细碎碎的吻从眉心往下,在唇畔停留良久,而后一口咬上了顾昀的刀削般的下巴。
顾昀吃痛,醉意醒了大半,眼神渐渐清明,然后对上了长庚询问的眼神。
他笑,虚虚地看了长庚一眼,恰恰是个默认的姿态。
 
    
  
一发不可收拾。
唇齿相依,不经意溢出一声低低地喘息。
  
  
  
顾昀只着一件里衣,薄薄地贴在身上,腰线若隐若现,仿佛细得不堪一握。
长庚欺身吻上去,像是宣布自己的所属权,留下深浅不一的印记。
 
  
  
他的手沿着顾昀的身子向下探索,而后在一方挺立的物上停留。
他的指握住顾昀的命根子,上下浅缓地动。
 
  
  
顾昀微微瞪大了眼,细碎的情欲匿于眸中,撩人到不行。
长庚弯起嘴角,手上加快了速度,不多时,顾昀喘息急促,尽数洒在了长庚指尖。
 
  
  
“义父。”长庚蛊惑般地唤了声,将指尖的黏稠抹在顾昀嘴角,而后唇贴上,舌尖一勾,卷入自己的齿间。
他微微左移,合缝无丝地吻上小义父的唇。
  
   
  
他的手不安分地钻进顾昀的衣服里,抚上顾昀的私穴。
他仗着手上未干的黏稠,轻而易举地钻进了一根手指。
  
  
  
顾昀挑起一条多情眉,两颗小痣在此刻红得灼人。他唇微微翘,唤:“小陛下。”
声音极低,略微有些沙哑,语气轻佻荡漾。
  
  
  
长庚口舌干燥,只觉忍不住,情欲冲上头,侵蚀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抽出手指,然后换顶端在那处研磨了会儿,缓缓进去。
因着方才的一点黏稠,长庚进去的并不是多么费力。
  
   
  
顾昀不如第一次那么痛,指尖却依然攥住长庚未褪尽的衣物,泛起微的战栗。
  
 
  
长庚稍顿了会儿,才慢慢试着抽动,不经意碾住顾昀的哪一点,惹得小义父喘息,尾音温软。
长庚眉眼弯弯,面上和善得紧,身下动作却不停,每次必碾过那一点。
 
  
  
顾昀求饶连连,染了媚的眼角配上他鲜少温软撩人的音,活像是蛊惑。
身陷顾昀的长庚如此想道,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水声淫靡,长庚歪头看向小义父,而后吻上他的唇畔。
注定不眠。

———————————————————————————

 
辣鸡车,不喜勿喷。
毕竟lo主是个没有初恋的单身狗(。)
希望你能喜欢ww(不存在的)

【白苏】雨落

严重ooc
短小
辣鸡文笔
   
   
   
下雨了。
百无聊赖地盯着窗户的白月初想。
他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擦干窗上凝结的水汽,窗外的世界才朦朦胧胧地呈现在他眼前。
在这连绵不断的雨幕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显得格外突兀,又格外无助。
他默默移开视线。

  
   
涂山苏苏已经在这儿站了好久了。
虽然是在屋檐下,但飞溅的雨珠依然时不时地落在她衣服上,凉意毫不怜香惜玉地席卷了她,轻而易举地带出微微的战栗。
 
    
   
她今天其实带了伞,早上二姐提醒她的。只是放学时,几个与她话都没有说过的女生对她微笑,说着骗鬼的话,借走了她的伞。
她很笨,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处境,在那些女生开口说出请求的时候,她脸上是天真的笑,毫不犹豫地抽出伞递给那几个姑娘。
她总是对世界报之以最大的善意,即使世界有时恶语相向。

   
    
一把伞猝不及防地塞到她手里,指尖划过的,不知是谁微凉的手心。
她干干净净的眸子瞬间被讶然塞满,她转头,看着白月初,然后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
她说:“道士哥哥,你怎么来啦?”
声音活泼轻快,全然没有等待良久的阴霾,像是一块奶糖,奶香浓郁的甜。
白月初挑高了一边的眉,问:“你的伞呢?”
涂山苏苏眨眨眼,“被姐姐们借走啦。”

     
   
白月初一直看着她。
良久,他极轻地叹了口气,低低地唤了声:“小蠢货。”
无奈到极点的声音,却隐含了他尚未察觉的宠溺。
 
  
  
他伸手,抱起涂山苏苏。让她稳稳当当地坐着肩膀上,撑开伞,跑进了雨幕中。

  
  
———————————————————————————
 
  
 
白苏炒鸡萌啊!!!
想对全世界安利这对 o(*≧▽≦)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