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辰

你是我曾幻想的远方

不灭星光。

置顶2.0

这里舒辰。
  
叶修女朋友。
       
  
目标成为文笔成熟的小仙女。

勉勉强强称得上n线小文手。
  
  
墙头多得yia批。

本命叶修。

本命叶修。

本命叶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只要你吹叶修,我们就是朋友。
  
  
文笔辣鸡。但正在尝试提高。

接受批评,不接受人身攻击。

  
杂食党。 没有洁癖。
  
  
沉迷全职。

叶橙初心,偶尔掉落喻黄。

杀破狼/伪渣/撒野/狐妖小红娘/花粥

雷点:

同妻梗。

ky。

叶橙是兄妹。
 
  
原著里没有明确地说过苏沐橙是叶修妹妹,我圈地自萌,也请你不要笃定地跑到我面前说叶橙是兄妹。

先撩者贱。望周知。

ky粉请自重。
 
 
不喜墨香铜臭,七宝酥,桐华,唐七。
  
  
脾气很好。偶尔暴躁。

有点话废,逻辑偶尔混乱。

不会混圈,注定是一个活在边缘的小透明。
  
  
想成为一个像叶修一样的人,一个温柔而强大的人。
  
  
请大力扩我(´。• ᵕ •。`) ♡

明天和后天的期中考试加油鸭!

很盼望能考好了。

如果能考好的话,我就开个连载叭。

过几天的月考加油鸭!
真的很盼望这一次能考好,希望能够证明自己。
年级前五,加油!

【傅璎】梦醒

“璎珞。”傅恒微微拖长了音,略略沙哑,却又依旧干净清澈。
魏璎珞安静地看着他,许久,才低垂了眉眼,应了一声,带着不甚明显的微颤。
   
  
  
  
傅恒微微笑,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眼睛。
延禧宫里空无一人,原本甜蜜的两个人都已经不再年少。
傅恒眼角添了细纹,以前略有些单薄的身子现在已经有了支撑一方天地的力量。
眼睛依旧清澈温柔,只是最深处的感情,已经不敢再教人看见。
    
   
  
  
魏璎珞妆容精致,头上发髻挽起,俨然不是以前的小小宫女,多了沉稳,少了急躁。
   
  
  
  
他们这样沉默地对视,身后是晦暗深沉的时光。
   
  
  
  
明明是在切切实实的阳光下。
明明是那么美好真诚的爱情。
一不留神,就变成了这样。
    
   
  
  
魏璎珞徒然张了张口,想问的话滞涩在齿间,早已经无法和盘托出。
她没有预兆地,落下泪来,无声无息。
傅恒慌忙上前一步,却又讳莫若深地后退,递给她一方手帕。
连接近都成了奢望。
    
   
  
  
他说,我回来啦。
没有死于这天地。
   
   
  
  
手腕上的佛珠毫无预兆地断裂,落了一地。
    
   
  
  
滴滴答答的声音惊醒的,不知是谁家小少女。
  
  
  
  
魏璎珞缓慢地自床上坐起,床头的手帕血迹斑斑。
  
   
  
  
延禧宫寂寥空荡。
  
  
  
  
【end】
 
 
  
  
中秋快乐!
来更个小短篇。
求评论撒~

(>▽<)中秋快乐

【原创随笔】暗恋

莫名的脑洞。
感情线胡扯,啊啊啊我为什么这么辣鸡。

他生来冷漠清冷,不近人情。
我知道他不曾爱我,亦不曾记得我。
可我偏偏爱他。
一颗心丢进滚烫沸水,烫坏了表皮,却也不曾冷却。
从最开始的疼痛难忍到如今的麻木不仁。
我依旧不可抑制。

他曾经是我所有温柔的源头, 亦是我所有沉默隐忍的终点。
我幻想过他和我一起走在成都的街头上,灯火阑珊。
他依旧孤傲。
我穿着浅色上衣,短裙及膝。
长长的头发柔顺地披散肩头,妆容完美,笑意浅浅淡淡。
不必牵手,不必亲吻。只是并肩,这已经很好。
我所期盼的,在我看来,已经最好。
最最完美,也最最静谧。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闺蜜曾经恨铁不成钢,嫌我过分卑微,又过分软弱。
不敢迈出第一步,只敢缩在自己的一方天地,爱与恨全与他有关,又与他无关。

我笑,却不由自主地垂下头。
我尝试过的呀。
自习室里小心翼翼地试探。
他头都未抬,一把冷淡清凉的声音。

“你记得我吗?”
“不曾。”

我愣了愣,轻声道歉。
“认错人了……对不起。”
他没出声。

我揉了揉酸涩的眼,转身离开。
难受到,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来,我所有的处心积虑,与他只是过往云烟。

我没有哭,只是沉默着,埋葬了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

这场暗恋注定无疾而终。
因我不曾拥有过勇气,因我于他,只是无足轻重。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么难以启齿,又是这么无奈的事情。
再见呀,我的少年。
再也不见。

迟来的点文,对不起qaq
重发。

吃醋+假车
3k+

【得体夫妇】青涩温柔(1)

现代校园梗w

大概是甜甜甜?

妄图连载

严重ooc



阳光穿过斑驳的树影,星星点点的光连成一片,徒余一地散落分割的影。

实在是漂亮极了。

  

  

  

魏璎珞指尖夹着只笔,胳膊下是一本翻开的笔记本,崭新的纸页比窗外的阳光还要再刺眼几分。于是她索性不去看那份茫然的空白,左手托着细腻小巧的下巴,视线便肆无忌惮地落在了窗外那份温暖的灿烂上。

平心而论,她的左手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随意的弧度也掩盖不住指骨干净流畅的线条,再加上少女独一份儿的白皙细腻,实在是非常赏心悦目。

鬓角松松散散地垂下来几缕黑发,更是衬得小小少女肤如凝脂。

但偏不巧,现在是在上课。

  

  

  

黑板上喋喋不休的老师偶然瞥了她一眼,气不打一处来,停下了讲课。

手里攥着的粉笔忽然有了归宿,稳准狠地朝她砸来。

正中红心。

  

  

  

小姑娘呆愣地看了一眼眉尖上挑的老师,恍然回神。

她倒也没脸红,只是低下头,干净利落地认错:“老师我错了。”

下次还敢。下半句她嘴嘬得比谁都严,憋在了心里。

老师冷笑一声,也没再追究。只是下半节课目光时不时地来她这儿光临一下,眼镜片儿闪着寒光。

吓人得紧。

  

  

  

只是魏璎珞打小就心理素质好,面不改色地听课。

反正再怎么着,也就二三十分钟时间。她想。

  

  

  

下课铃很快响了。

老师收拾好东西,准时出了教室。

   

  

  

吉祥蹦蹦跳跳地来到她面前,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魏璎珞随手揉了把吉祥圆滚滚的包子头,朝楼上努努嘴。

“去看他?”她问。

    

   

   

吉祥白净的脸颊微红,点头。

她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拉住吉祥就往楼上走。

她们教室在二楼,但是每次上厕所都往三楼跑。

有人问起来,魏璎珞眉尖一挑,说:“二楼厕所味道多大啊,一对比三楼厕所就好多了,还安静。”

   

  

  

所有的解释和小心翼翼的背后,不过是一个天真少女的隐秘心事。

吉祥喜欢上一个少年,他正好在她们楼上的教室。

每次从四班路过,她总是装作不经意,悄悄瞥少年一眼,看他干净的侧脸,看他打闹时眉眼间的笑。

多么拙劣的理由,多么拙劣的喜欢。

   

   

   

今天似乎有意外之喜。

少年叫住了吉祥。

他弯着眼,“吉祥。”

吉祥愣了愣,片刻才想起微笑。

“你好。有事吗?”

“唔,有个忙想请你帮一下。”

随后,少年就把吉祥拐,不是,带走了。

   

  

  

魏璎珞皱了皱鼻子,佯装生气:“重色轻友。”

她暗自嘟囔,却是发自内心地为自己的小姐妹开心。

   

   

   

“魏璎珞。”

刻意拖长的音,干净清亮的嗓。

魏璎珞回头,打量了面前的少年一眼,继而有些夸张地微笑。

“傅恒。”

   

  

  

名唤傅恒的少年眉眼清澈,无一处不好看。近乎赏心悦目。

魏璎珞问:“有事吗?”

傅恒眨眨眼,说:“姐姐让我跟你说,书法课改到星期六了。”

魏璎珞点头,笑到最大幅度:“我知道了。谢谢。”她想了想,促狭地补了句,“少爷。”

傅恒皱眉,倒也没像第一次那样制止,算是默认了这个称呼。

   

   

   

魏璎珞笑得脸酸,想着赶紧回班或者去找吉祥,但是看着少年蹙眉,忍不住起了玩闹之心。

她倏地往前一步,两个人的距离被瞬间拉近。

傅恒没想到这个发展,怔了一秒,然后后退。

他说:“男女授受不亲,璎珞。”

   

   

  

魏璎珞歪头,故作懵懂地点头,“我知道啦,少爷。”

“快上课了,我先回去了。少爷再见。”她俏皮地眨眨眼,告别。

傅恒也弯起好看的眉眼,挥挥手。

   

   

   

“诶诶诶傅恒你不厚道,你竟然在这儿偷偷撩妹!”海兰察从教室里蹿出来,手直接搭上了傅恒的肩。

傅恒嫌弃地瞅了他一眼,把他的爪子从自己肩上扒下来。

“别胡说八道。”他撂下一句,转身进班。

   

   

  

上课铃响,惊散了斑驳里栖息的鸟儿,扑棱棱飞进了阳光里。

也不经意地飞进了少年少女们的青涩懵懂中。

  

  

 

tbc

   

  

我爱得体。

那么配于妈怎么舍得be啊呜呜呜

尝试现代he

新下了wps。

想字数统计,顺便保存。

然后。

它就吞了我文。

我没备份啊呜呜呜。

难道是我文ooc到wps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吗?

暴风哭泣。

【叶橙】心之所向

“一起吃饭?”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叶修看了好久。
手边的烟转了又转,然后点燃。
尼古丁的味道没有由来地让人平静。
他伸手揉了把乱糟糟的头发,白得透明的指悬在键盘上良久,才缓慢地,几乎侮辱了职业选手手速地,打下了回答。
“抱歉。”
没有回应。
 
 
  
  
叶修是跟她相亲认识的。
叶妈妈催得紧,叶修离家出走过,骨子里的那点叛逆早被时间洗刷得一干二净,他禁住了威逼利诱,却在叶妈妈两滴眼泪里缴械投降。
到底还是去了。
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娇小。
  
  
  
  
实在是有点小。
一双眼睛看人时忍不住有些孩子般地好奇,干净清澈,是被保护的很好的模样。
不知怎么,叶修在见到她的第一瞬间,想起了苏沐橙。
第一次见到苏沐橙时,小姑娘躲在层叠的人群里,一双眼睛盯着他,毫不掩饰的好奇。
甚至在感受到他的视线时,对他弯了弯眼。
  
  
  
  
叶修忍不住心软,应酬似的笑意里多了几分真心。
“你好。叶修。”
她歪歪头,轻声细语地说:“你好。”
声音很甜,奶糖似的。
  
  
  
  
一来一往,滴水不漏。
叶修敏锐地不留暧昧。
   
  
  
  
最后的最后,她垂下头,有些遗憾地告别。
叶修微笑,也轻声道别。
  
  
  
 
回忆戛然而止。
苏沐橙从楼上下来,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
下一秒,她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伸出手在神游的叶修面前晃了两晃。
叶修回神,茫茫然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反应过来的叶修哭笑不得,无奈地伸手刮了刮她鼻子。
“怎么这么皮。”
小姑娘不服:“明明是你太专注啊。”
  
 
 
 
叶修挑眉,瞧着她。
“长脾气了哈。”
她摇头晃脑,老神在在地说:“叶修同志,有女朋友也不能这样平白污人清白呀。”
叶修被她逗乐了,也学着她的模样,“哪里来的算命先生,这样污蔑哥。”
   
  
  
  
苏沐橙伸手一指,斯条慢理地分析:“你看。安安,肯定不可能是男的,那就是女孩子。再加上联盟里的姑娘我差不多都多少知道一点,但这个安安我从来没听说过。你又不怎么加小姐姐,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你暗度陈仓啦。”
   
   
  
  
叶修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烟,点上。两条长腿交叠,颇有兴趣地听小姑娘扯淡。
等到苏沐橙结束了她的长篇大论后,叶修递给她杯水,慢慢悠悠地说:“万一是联盟里哪个人的小号呢?”
   
  
  
  
小姑娘喝了口水,闻言挑眉,似笑非笑地说:“你不会要告诉我这是黄少天为了找你PK特意创的马甲?”
  
  
  
  
男人颔首:“说不定呢。”
   
  
  
  
苏沐橙轻轻巧巧地蹦跶到电脑屏幕前,呵呵笑:“黄少天听了想打人。”
末了,小姑娘补了句:“没想到啊叶修,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革命。”
   
 
 
  
叶修忍俊不禁,抬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
“不闹了。这就是前两天我妈介绍的一姑娘。”
苏沐橙眼神不受控制地有些黯淡,于是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活泼。
“那挺好啊。看形式她也挺喜欢你啊。”
    
  
  
  
叶修装模作样地叹口气,“是挺好。但是心有所属了。”
苏沐橙转头,心底里蔓延出开心,阴暗却实实在在的快乐。
她伸手,轻轻拍了拍男人的头。
“安慰安慰你。”
   
  
   
   
叶修:“……”
他的姑娘,可能有点傻。
   
   
  
  
叶修屈指一弹她额头。
“我说我心有所属了。”
一颗心满满当当地,装着我面前的小姑娘啊。
  
  
  
   
苏沐橙在叶修希冀的目光下几乎要落荒而逃。
“我上楼叫果果。”
叶修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小姑娘指尖发了烫,从叶修掌心里挣脱。
男人认认真真地看着她,试探着开口:“沐橙,我喜欢你。”
  
  
  
  
苏沐橙心里温热。
她是喜欢叶修的。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她几乎有些诚惶诚恐了。
   
  
  
  
在年少无知时,小姑娘就开始了小心翼翼。
她试过有上顿没下顿,也有过和哥哥住在鱼龙混杂的出租屋里的经历。
虽然和哥哥一起生活是幸福的。但小姑娘还是不自觉地胆怯。
现在日子好多了。哥哥却不在了。
她依旧像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活,多年来的习惯让她对一句承诺都瞻前顾后。
尽管她也不知道前和后分别是什么。
尽管只是一句普通不过的喜欢。
  
   
  
  
叶修虽看上去大大咧咧,心思却是再细不过的。
他知道苏沐橙的顾虑。
   
   
  
   
他轻轻牵起小姑娘的手,露出了一个笑。
“喜不喜欢总还是要给我个交代的。不然我在这儿牵肠挂肚的。多惨。是不是。”
哄孩子的语气。样子几乎是无赖的。
    
   
   
   
苏沐橙没有挣脱,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
还是平常俏皮的模样。
她轻轻地开口:“我……我也是。”
   
   
  
  
  
叶修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不自觉笑得宠溺。
多好啊。他想。
他们可以在阳光下牵手,光明正大地打情侣任务,等到时机成熟了可以去扯证。
这样的未来,即使流水账一样的过日子,也很好。
他不自觉地开始规划未来。
  
  
  
   
只要能跟小姑娘一起,不管怎么,都是好的。
有沐橙,有荣耀。
这就是他的心之所向。
 
  
  
  
【end】
 
  
 
点文写一半了,哇咔咔。
来个小短篇。
悄咪咪求波小红心小蓝手,有评论就更好啦!(。)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哇o(*////▽////*)q